陌若光影

光光的小影子

【希光】倒霉孩子养成日记

今天是和和 @希光萌萌小迷弟 的生日,祝和和生日快乐!(^O^)y这篇是送给和和的生贺文哦

前天质检,昨天紧赶慢赶才成功在和和生日前写完,文笔不好请多多包涵

配合bgm洛少爷的《倒霉孩子养成》食用更佳



1
陈泽希和夏之光是陈家父母收养的孩子,因为丧失生育能力,又太过喜爱小孩,就先后从孤儿院里领回了这两个小孩。

陈泽希随父姓,今年14岁,在读初中。夏之光则随母姓,今年6岁,比哥哥整整小了8岁。

2
阳光透过窗户撒在床上,陈泽希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了看闹钟,嗯,7点钟,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觉。

嗯!等等!7点了!我6点半的闹钟呢?陈泽希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蹦了起来,5分钟洗漱穿衣服就冲出了家门。

“诶!泽希!早饭还没吃呢!”陈母站在门口冲陈泽希大喊。

“不吃啦!”陈泽希头都不回地喊。

3
“怎么啦妈妈?”夏之光抱着他的小枕头,穿着快要拖地的睡衣,光着脚丫子踩在地上,用小手揉揉眼睛,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陈母回过头看到萌萌的一小只夏之光,心都酥了,如果不是光光实在太可爱,他们也不会在收养了陈泽希之后再养一个。

“光光,又不穿鞋!着凉了怎么办?”陈父故作凶悍地抱起夏之光。

“凶什么凶!我们家光光还小,还只是个孩子!”陈母跑过来,伸手把夏之光抢了回来,狠狠地瞪了陈父一眼。

陈父无奈地摸了摸鼻子,得,自从家里多了两个孩子,自己的家庭地位是越来越低了,稍微语气不对就得挨训。没办法,谁让自己是个妻管严呢?

陈母抱着夏之光回到了房间,给他换好衣服。期间夏之光还很不老实地朝门口张望,陈母轻轻拍了拍光光的脑袋:“光光呀,门外有什么咱待会儿再看哈,咱先把衣服穿好。”

夏之光眨了眨他那双大眼睛:“妈妈,哥哥今天又不跟我们一块吃早饭了吗?”

“是呀,你哥哥不乖,所以不能吃早饭,光光可不能像哥哥那样哦。”陈母好笑地回答。

夏之光一听有些着急:“那……那光光变得更乖,妈妈可不可以给光光准备两份早餐?”

陈母整了整夏之光刚刚穿好的衣服:“光光要两份早餐干嘛呀?你的肚子才这么一点大,吃得下两份吗?”

夏之光连忙摇头:“不是不是,如果光光有两份早餐,就可以分一份给哥哥了,这样哥哥就不用饿肚子了。”

陈母听得心花怒放,抱起夏之光转了两圈:“我们家光光太暖了,像小太阳一样,这么小就知道关心哥哥啦!”

说完又把夏之光放下,牵起他的小手:“走,光光,我们去吃早餐了。”

4
“啊!又是牛奶啊!”夏之光的整个小脸都瘪了下来。

夏之光看着满满一杯令他讨厌的牛奶,突然发现泽希哥不吃早餐是一个多么正确的决定了。哎呀!天天喝牛奶,再爱喝也该喝吐了!

“光光,要喝完一整杯牛奶才能补钙!你还在长身体,要是不喝的话怎么长高?看你泽希哥哥,不就是天天喝牛奶才那么高那么壮的吗?”陈父开起了严父模式,他才不会承认他是在伺机报复。

夏之光撇撇嘴,明明泽希哥都不吃早餐,爸爸又骗人。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夏之光还是不情不愿地拉开凳子,坐上去,抱着杯子开始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爸爸,我喝完了,我要吃薯片!”夏之光扬了扬手里的空杯子。

“好好好,叫你妈妈给你拿一包。”陈父宠溺地摸了摸夏之光的小脑袋。

“妈妈,薯片!”夏之光晃悠着他的两条小短腿大喊。

“桌子上呢!”陈母嗔怪地瞪了陈父一眼,似是在责怪他宠坏了孩子。陈父表示到底是谁宠坏的孩子,自己心里还没有点ACD数吗?

夏之光抱着薯片上了楼,被单一裹,瞬间开启了小埋模式,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往嘴里丢薯片。

过了半个小时,夏之光又蹭蹭蹭跑下楼,大喊:“爸爸!薯片吃完了!我还要一包!”

陈父的视线从报纸转移到了夏之光的身上:“不行,刚刚才吃完一袋。”

夏之光见陈父这里行不通,又跑去陈母那里,拉着她的衣角摇晃:“妈妈妈妈,我还要吃薯片嘛!”

陈母摇摇头:“不行,没听你爸说吗?刚刚才吃完一袋。”

夏之光看见陈母也如此冷漠,躺在客厅的地上滚来滚去,嚎啕大哭:“我就要吃薯片,我就要吃薯片。”

陈父皱眉:“哪有不给就耍赖的理?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起来!”

“我不要!”
“你给我起来!”
“我就不起来!”

“好啦好啦,你们别吵了。来,妈妈的小心肝,给妈妈抱抱,妈妈带你去吃薯片。”陈母终究还是心软了。

陈母从袋子里拿出一包薯片递给夏之光,这正要拆开呢,就又给陈母拿了回去。夏之光以为陈母要反悔,气势提起来又准备要哭。

陈母开启了忽悠模式:“诶光光先别哭,妈妈没有要反悔的意思,只是妈妈要让你做一个决定。你可以吃这包薯片,但你这样就是不听爸爸的话,哥哥可不喜欢不听话的孩子哦。”

夏之光一听到他的泽希哥哥会不喜欢自己,吓得大惊失色,嘴里嚷着“不要了不要了”,就一下从陈母怀里蹿出,快步跑回房间,好像稍微慢一点就会有人把薯片塞到他手上一样。

5
陈泽希冲到班级门口,一声报告刚喊出口,上课铃就响了。

还好还好,要不是我从小就是体育健将能跑过公交车,今天就凉了呀。数学老师那个老巫婆还指不定让我写几万字检查呢。

讲台上一个抱着课本的中年妇女推了推眼睛,拿起了桌上的计时器,微微一笑:“很好,陈泽希同学,你又破纪录了,在上课前一秒准时到达。”

“嘿嘿,刘老师您过奖了!”陈泽希挠挠头,接下了老师的“赞美”。

“陈泽希!你真当我夸你那!你看看你自己,提前一点点到校会死吗?”刘老师把书本往讲台上一摔,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陈泽希吼。

“不会死,会疯。”陈泽希乖乖地低着头。

“你……算了,你也没迟到,进来吧。”刘老师白眼一翻,差点被陈泽希气过去,一只手拍着胸口给自己顺气。

陈泽希低头偷偷翻了个白眼,就往位子上遛。哼,不是没迟到嘛,老巫婆凶什么也不知道。

陈泽希刚走到第三桌就听到刘老师冷冷地说:“等等!”

陈泽希扭过头去,给老师一个明媚的微笑:“刘老师,还有什么事吗?”

“陈泽希你丫书包呢?”刘老师的怒火已经非常旺盛了。

陈泽希摸摸背后,发现什么也没有,尴尬地站好:“刘老师,对不起,出门急忘带了。”

“你咋不把你自己忘家里呢?”刘老师此刻恨不得把陈泽希给吃了。

“刘老师,真的对不起,都是我弟弟把我闹钟弄坏了我才没醒。您放心,我下次不会了,我回家就收拾他。”陈泽希脸不红心不跳地甩锅。

“算了,坐回你的位子上去吧!你不上课,其他同学还要上课呢。”刘老师扶额,摊上这样的学生也是很无奈了。不过据其他同学说,他们不想上课,只想继续吃瓜。

6
“光光,吃饭啦!”陈母从厨房里走出来,边走还边脱围裙。

“来啦来啦!”夏之光迈着他那两条小短腿,急匆匆地跑下楼坐到位子上,眼巴巴地等着陈母端菜。

夏之光双眼放光地盯着陈母手中不停变换的菜,可当最后一道菜被放上桌时,他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妈妈,为什么都是蔬菜?我不要吃嘛!”夏之光的小脸整个瘪在一起,他搞不懂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蔬菜这种颜色既难看又难吃的东西。

“不行,小孩子不能挑食!挑食的孩子就不可爱了哦。”陈母这次特别严厉,绝不让步,接着拿起筷子夹了几个蘑菇放在夏之光的碗里,“你要是真不想吃蔬菜就把这些蘑菇给吃了。”

“不要!我才不要吃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夏之光一推桌子蹦到地上,向楼上跑去。

“你这样哥哥就不喜欢你了啊!”陈母故作威胁。

“不喜欢我就不喜欢我!有什么了不起的!”夏之光一把把门关起来,耍起了小脾气。

“夏之光!你还和妈妈耍脾气了哈!今晚电视不准看了!”陈母手叉着腰,如果不是陈父在一旁拉着,看架势都要上楼把夏之光揪下来揍一顿了。

夏之光在房间里抱着他的小枕头,嘟着小嘴生气。哼,妈妈是坏人,还说我不乖,不让我看电视,我明明很乖嘛!我就不信这个世上还有比我更乖的小宝宝。

7
课不知道已经上了几节,讲台上的老师不知道换了几个,陈泽希就一直无所事事地趴在桌上发发呆,画画圈圈诅咒老巫婆。

唉,无聊死了,真不知道这学有什么好上的,除了挨骂就是挨骂。算了算了,反正今晚有球赛,晚上回家就能看了。睡一觉吧,睡醒了就没事咯。

陈泽希伸了个懒腰,换了个姿势又趴回桌上,舒舒服服地睡了过去,完全不理讲台上恨得牙痒痒把粉笔都捏碎了的语文老师。

8
“我回来了!”陈泽希吊儿郎当地坐到沙发上,东瞧瞧西看看,就是找不到遥控器,“妈,遥控器呢?”

“回来了就洗手准备吃饭,找什么遥控器,今天你弟弟不听话,晚上就不开电视了。”陈母挥舞着锅铲抄着菜。

9
吃过了晚饭,夏之光被陈母关进房间练钢琴,看着桌上的钢琴谱,就跟看天书差不多。

刚开始,夏之光还乖乖地坐在钢琴上练琴,可弹了十分钟手指就歇菜了,没关系,今天很棒了,就这样吧。他自暴自弃地趴在钢琴上,心里的泪水已经如滔滔江水奔流不绝。啊!我的动画片!不让看动画片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夏之光颓废地走到床边,摸摸自己因为赌气差不多一天没吃饭的肚子(当然,中午因为饿偷偷喝的小牛奶不算),抱起了自己的小枕头。

小枕头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没人爱的孩子就像根草,动画片也不能看,饭也没得吃,哥哥也不理睬我。还说什么作业多,叫我不要进他的房间打扰他,转头就把房门给关上了。

拜托,这么烂的借口就不要用了吧,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你做过作业吗?哼,是你先不仁休怪我不义。

10
“兄弟,不能这样吧,你们一个两个都不陪我打怪我一个人咋办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这小学生的数量庞大啊!”陈泽希抱着手机,跟同学打着QQ电话。

“希哥,咱们这也是没办法啊!您有勇气跟老巫婆抗衡,咱们这些小人物可不敢不做作业啊!”电话那头的同学甲很无奈,“不说了不说了,希哥,我去做作业了啊”

“喂喂喂,你们不能这样这样啊,喂,喂。”陈泽希把电话往床上一摔,“艹,小兔崽子,敢挂老子电话,明天收拾不死你。”

“泽希,我们好好谈谈吧。”陈父突然推门进来,把陈泽希吓了一跳。

“啊?爸,怎么啦?”陈泽希坐直,还有点懵懵的。

陈父坐到陈泽希旁边,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唉,泽希啊,你的事你弟弟都告诉我们了。爸爸呢,也不想骂你,你这也别太难过了,早恋害人啊。”

陈泽希大脑一片空白:“等等,我怎么一句也没听懂?什么难过?什么早恋?光光跟你们说什么了?”

陈父皱眉:“泽希,爸爸你都要瞒着吗?光光都告诉我们了,你跟你们班花谈恋爱被人家甩了,还在房间里想人家,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我出去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陈父说完转身离开了,只留石化的陈泽希一人在房间里。

陈泽希傻了半天才明白陈父嘴里吐出的字组合在一起是什么意思。正准备去找夏之光算账就看到了他们班花送给他的那盒巧克力。

看,明明是我们班花在追我,该傻傻一个在房间里思念成灾的人是她!

“对了,巧克力!光光好像一天都没吃饭了。”一个声音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

陈泽希摇摇头,想把这个声音从脑袋里赶出去。好吧,摊上这个造谣的小坏蛋,我真是完败了,送巧克力去吧。

11
陈泽希拿着巧克力来到夏之光的门口敲门,只听见里面的人大喊了一声:“里面没人!”

陈泽希笑了,晃了晃手里的巧克力:“里面真的没人吗?那我只能自己把巧克力吃完咯。”

房门一下就开了,伸出一个小脑袋,眼神里有害怕也有期待:“这个巧克力我真的可以吃吗?泽希哥哥不是来打我的吗?”

陈泽希揉揉夏之光的脑袋:“我怎么舍得打光光啊?进去吧,让妈妈看到我给你吃巧克力又要挨骂了。”

12
那天晚上陈泽希没有回房间睡觉,而边吃巧克力边拉着他的泽希哥哥不让走的夏之光表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预警:
ooc
请勿上升真人
不喜勿喷

等我自检考完就写新文,坑已经开好了,就看什么时候能填完

预警:
ooc
请勿上升真人
不喜勿喷

预警:
ooc
请勿上升真人
微信体

预警:
ooc
微信体,3.15特别主题
不喜勿喷

夜空中最亮的星

#红五(主希光,副粤澍)
小白月希光,遇谁都不慌

#预警:重度ooc,严重个人情感,如果闻到了火药味,没错我就是在diss,只针对粉转黑的那些家伙

#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他们不走,我们不散

#文笔不好,请多见谅
――――――――――――――――――――――――

“十三,十四,十五……”陈泽希坐在床上数着月亮哦不对,是星星。

夏之光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灯也没开,背对着门数着星星的陈泽希。

“泽希……”夏之光的手伸到半空中,又收了回来,紧握着。

陈泽希扭过头:“哈哈,光光,你怎么来了,假不是还没放完吗?”

“我担心你。”夏之光打开灯,把门给关上了。

“哈哈哈,我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哥我可是美猴王啊,谁能耐我何?”陈泽希看似无所谓的挑了挑眉。

“泽希,其实你可以不笑的。”夏之光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靠近陈泽希。

“没事的光光,这没什么。”陈泽希收敛了笑容,摇摇头。

“怎么可能没事?他们那样造谣你,公司又不让我们发微博澄清,给你打电话你也只会说没事,这让我怎么放心?”夏之光走到陈泽希身前,抓住陈泽希的肩膀,越说越激动。

陈泽希把夏之光的手从肩膀上拿下,站起来背过身去:“没关系的啊光光,当艺人就是这个样子,有些粉丝根本就不相信你,只相信她们自己。她们上一秒有多喜欢你,把你捧到天上;下一秒就可能有多恨你,将你推入深渊。但你偏偏又不能做什么。不能骂,因为她们才是‘老大’,这样只会引起她们更大的怒火。没法解释,因为她们不信啊。她们错了,道个歉就没事了,但我们走错一步就将是万劫不复。”

“她们不相信你,我相信你就好啦!泽希,你知道我的。”夏之光抱住陈泽希,把头抵在陈泽希背上。

“那如果我说这件事是真的呢?”陈泽希挣开夏之光,看着红了眼睛的夏之光邪邪一笑。

“泽希,泽希你在开什么玩笑,这种时候你还开玩笑,这个笑话不好笑。”夏之光笑得比哭还难看。

“之光,我没开玩笑,我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脚踏好几只船,玩弄别人感情的渣男,不顾兄弟情谊的小人。只是你一直没看清我而已。”陈泽希抬头看着窗外说。

他叫我之光,他很认真,他承认了。

夏之光整个人一愣,摇摇头,嘴里也不知在喃喃自语些什么。又慢慢把头低下,一动不动,如果不是时不时的抽泣声和眼泪砸在地上的响声,谁也不知道他哭了。

时间仿佛定格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夏之光抬起手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跑到门边打开门,看到肖战的时候愣了一下,肖战尴尬地挥了挥手。夏之光的目光在肖战身上停留了两秒,他就推开肖战跑了出去。

肖战收回手,走进了陈泽希的房间,看到陈泽希抱着膝盖蹲靠在床边,走到陈泽希身边,拍拍他的背。

“唉,你这是何苦呢?”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陈泽希站起来坐到床上。

“你们的对话我都听见了,为什么要把光光气走?”肖战在陈泽希身边坐下。

“我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陈泽希双眼放空。

“你放屁!你明明就喜欢光光,又怎么可能做那些事。或者你敢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不喜欢光光,我就信。”肖战气到爆粗。

陈泽希抬头看肖战的眼睛,努力想坚持,但连一秒都没坚持住,又低下头去。

“我……不敢。”

“那你就回答我的上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把光光气走?”肖战站起身,给陈泽希施加压力。

陈泽希猛地站起来,歇斯底里地吼道:“肖战!你tm以为我愿意吗!光光是我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小孩儿,他瘪瘪嘴我都会心疼半天,你知道我刚刚看到光光哭的时候,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想把他搂在怀里的冲动吗?他的眼泪不是落在地上,是砸在我心里啊!”

“忍不住,就不要忍,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这不是很好吗?”肖战很不解。

“你错了,我不喜欢之光,我爱他。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我知道他对我的感情,可我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光光还小,他应该好好读完大学,在团队中发光发彩,将来娶妻生子,而不是和我这个因为所谓的‘实锤’,随时可能被公司要求退出团队的没有未来的人在一起。”

陈泽希的眼神变得深邃又柔和,他好像看见了未来他心中的夏之光,那个夏之光就如他所想的一样,大学毕业,粉丝越来越多,受到很多人的喜爱。最后找到了一个互相喜欢的她,生了一个可爱的孩子,长得就跟夏之光小时候一模一样,生活得特别好。

只是……没有他。

“光光你听清楚了吧?”白澍扯着夏之光进入了房间,后面跟着彭楚粤。

“陈泽希!你屁股痒了是不是!搞沈模东吸也不造( ノД`)”彭楚粤翻了个白眼。

“你们怎么……”陈泽希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我们怎么来了?怎么大的事我们怎么就不能来了。”白澍也学着彭楚粤翻了个白眼。

--------------------------------------------------------------------------------
白澍和彭楚粤为何会突然回北京?夏之光被气走又为何会出现在门外?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咳咳咳,扯远了,现在让我们跟随跑出门后的夏之光一起看看,案件呸事情的经过。

夏之光跑到楼下,蹲在楼梯口大口大口地吸气,眼泪还是止不住,他不相信也不敢相信他最爱的泽希是那种渣男。

明明…明明不是那样的,虽然他的泽希哥很爱撩妹,但是其实对女生很绅士。虽然泽希老是惹他生气,但是看到他真正生气的样子会手足无措。虽然泽希一直欠鞋不还,但是会给他买很贵很贵的巧克力。虽然泽希没有说过,但是他能感觉到泽希明明就是喜欢自己的啊。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呢?

突然身前的灯光被挡住,夏之光抬头一看,彭楚粤和白澍肩并肩地站在他身前。

“怎么啦光光?怎么蹲在这里哭?”白澍柔声问。

“我刚刚去找泽希了,但是泽希……泽希说网上的那些都是真的……都是真的。”夏之光越说越委屈,到最后大哭了起来。

“沈模东吸?陈泽希敢干那种事,看本王怎么收拾他。”彭楚粤炸毛。

“别捣乱!”白澍一巴掌就呼在了彭楚粤头上,彭楚粤只能委屈巴巴地‘哦’了一声

“光光,你相信泽希是那种人吗?”白澍蹲下身来。

夏之光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怎么可能!”

“那就对了嘛!我也相信泽希不是那种人,依我看泽希就是想把你气走。我的傻光光呀,你是被陈泽希那个家伙给骗啦!”白澍伸出一根手指,点了一下夏之光的脑袋。

“那他为什么骗我?”夏之光有些茫然。

“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彭楚粤借机搭腔。

“嗯,粤粤终于说对了一句话。”白澍点点头表示赞成。

三个人一起回到公寓,站在泽希房间门口,刚准备进去,就听到了陈泽希的一句“我不敢”

白澍和彭楚粤对视一眼(在事后采访小粤同学的时候,小粤同学告诉我们他并没有看懂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但为了讨好树苗苗,只能不懂装懂了),停在门外打算听听肖战和陈泽希在聊什么。

夏之光对这句话感到疑惑,同时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陈泽希,还没等白澍拦,就也停在了门外,而后就听到了陈泽希变相表白的话。
--------------------------------------------------------------------------------
“光光……你…都听到啦?”陈泽希尴尬地看着夏之光,心里十分忐忑。

夏之光就静静地看着陈泽希,一句话也不说,过了好一会儿,刚张开口一句话都没说,眼泪就往下落。

陈泽希心里一疼,想走到夏之光身边,把他拥进怀里,可走了一步后,理智就把陈泽希唤醒。

不,他还小,你不能把他拖下水,不然你会恨自己一辈子的。

白澍看不下去了:“陈泽希你是不是脑子瓦特啦?光光都哭成这样了你还在犹豫?不要总把光光当小孩,他今年十八了,已经真正成年了,他是个大男人了。”

是呀,光光都十八了,长大了,当年还是个未满十六的小孩儿呢。

“对呀泽希,你那些顾虑其实都没什么。树苗没加入团队照样过的好好的,照样和粤粤在一起。再说了,公司也不太可能让你退团的,x玖变成X八,想想都慎得慌。”肖战也加入了劝说的团队。

真的可以吗?

“战战,粤粤,树苗苗,我想单独跟泽希谈谈好吗?”夏之光的声音有些哑,不难听出他之前哭得很伤心。

“干嘛要单独……诶!肖战你拽我干嘛?白澍!你别拉我呀!啊……呜呜呜呜……”

“陈泽希,我接下来问的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我,不然我就永远消失在你面前。你之前是故意把我气走的对吗?”

“对。”

“那你刚刚和战战说的,都是你的真心话对吗?”

“对”

“你爱我对吗?”

“……对!”

夏之光笑了,笑得很开心:“那这件事就变的很简单了,泽希,我刚刚跟战战他们说要跟你谈谈,其实这是个省略句。”

夏之光靠近陈泽希,伸开双手:
“陈泽希,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你愿意吗?”

陈泽希一下就把夏之光抱进怀里:
“好,我愿意。”

两个人对视一眼,陈泽希和夏之光便拥吻在了一起

“瞎了瞎了瞎了”肖战捂住眼睛。

旁边抱在一块的白澍和彭楚粤表示,他们不是单身狗,才不会被虐到。

肖战冷漠脸:“好了,你们几个够了,不带这么虐狗的。”

“大家来喊喊口号加加油吧!”彭楚粤这时候发挥了队长的带头作用。

五个人围成一团,手搭在一起,凝聚团魂

“淇兵战将,遇纲泽强,粤战越勇,澍起星光!”

谢谢你,谢谢你们愿意无条件的相信我。我曾经迷失在黑夜中,一道光为我指引方向,是你,我追寻到光源处,是你们。你就是我的光,你们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照亮我前行

预警:
ooc
请勿上升真人

微信体

预警:
ooc
请勿上升真人
微信体,套路情话

【希光】天黑请闭眼

#全员向
#半现实向
#狼人杀梗
不喜勿喷,请勿上升真人

终于在2018年之前写完了



白澍刚刚结束一部新戏的拍摄,能够休息一段时间,来北京看望x玖的各位成员。10个人待在家里没啥意思,但外面下雨又不想出去,就玩游戏呗,可是玩什么呢?最后在一阵亲(ji)切(fei)友(gou)好(tiao)的交(zheng)流(chao)中,大家最后决定玩狼人杀。

在焉栩嘉同学的强烈要求下,上帝的位子就落在了他的手中。因为上帝喜欢,任性,就加了一张丘比特牌。

游戏正式开始。(进入上帝视角)
“天黑请闭眼”
“丘比特请睁眼”

夏之光轻轻地拿下了挡在眼睛上的双手,无声地笑了笑,天知道他在拿到牌的那一刻有多开心,他是多努力才忍住没让自己笑出来的。

“请选择你要连为情侣的两人”

夏之光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陈泽希。

“好的,丘比特请闭眼”
“情侣请睁眼”

焉栩嘉走到陈泽希面前,轻轻推了推陈泽希。

陈泽希在被推的时候是有些恐惧的,但睁开眼看到夏之光时却笑了,陈泽希这时非常感谢上帝焉栩嘉同志的任性。

“情侣请互相确认身份”

夏之光别别扭扭地比了个心,陈泽希不明所以,也回了他一个心。夏之光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手捂着脸一动不动。陈泽希挠挠头,不知所措。

好歹夏之光没忘记现在在玩游戏,一会儿后又立刻把手放下,比了个放箭的动作,陈泽希这才明白夏之光的身份。随后陈泽希比了个狼爪,至此这对“小情侣”才算是交流完毕。

“情侣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陈泽希装作一副刚刚睁眼的样子,看见了同时睁眼的白澍和谷嘉诚。

“狼人请杀人”

“刀谁?”谷嘉诚用口型问另外两个人。

“随便呗”白澍同样用口型回他。

陈泽希指了指郭子凡。陈泽希发誓,他真的只是随便指的,陈泽希才不会承认他是因为今天早上夏之光一直在跟郭子凡玩吃醋了。

“好~狼人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

伍嘉成应声抬头睁眼。

“昨夜死的是他。”焉栩嘉指了指郭子凡,“是否使用解药”

伍嘉成冷漠地摇头。

“噗”焉栩嘉没忍住笑了出来,“是否使用毒药”

伍嘉成没有回答,以低头来示意自己不使用毒药。

“女巫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

赵磊揉了揉眼睛。

“预言家请验人”

赵磊东看看,西看看,最后视线落在了郭子凡身上,指了指他。

“啧啧,他的身份是这个”焉栩嘉比了个好人的姿势。

“预言家请闭眼”
“猎人请睁眼”

彭楚粤睁眼看了看焉栩嘉又立刻闭了起来。

“猎人请闭眼”

至此,大家的身份都已经浮出水面了。

狼人:谷嘉诚,白澍,陈泽希
丘比特:夏之光
女巫:伍嘉成
预言家:赵磊
猎人:彭楚粤
平民:郭子凡,肖战
“天亮了”

“凡凡,你猜猜昨天晚上死的是谁?”焉栩嘉不怀好意地问。

“反正不会是我,就算刀了我,女巫也会救我的。”郭子凡没太在意。

“很好,请继续你的遗言。”焉栩嘉调皮一笑。

“狼为什么刀我?女巫为什么不救我?”郭子凡很崩溃,“赵磊!肯定就是你!就是你刀我!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

“好,遗言结束,现在从死者左手边开始发言。”焉栩嘉表示并不想理郭子凡。

“凡凡死了…凡凡肯定是自刀骗药,我就是一个全程闭眼玩家,没什么信息,感觉凡凡身份不做好,过。”谷嘉诚脸不红心不跳地开始栽赃郭子凡。

肖战觉得谷嘉诚怪怪的,闭眼玩家怎么会那么笃定郭子凡是自刀狼呢?有问题。

“没错,凡凡估计就是自刀狼,还想骗我药,解药要是给你,明天我就得玩完,你还得一个银水护身,过啦。”伍嘉成跳了一个女巫。

“小伍说的对。”谷嘉诚见跳了女巫的伍嘉成跟他站队,非常开心。

“强神,不扛推,狼人想动我先自己掂量掂量,过。”彭楚粤跳神。

“全场唯一预言家,昨夜有查杀,粤粤,你就别悍跳啦,你就是那匹被我查杀的狼。谁跟我对跳预言家,谁就是粤粤的狼队友,过。”白澍直接发了彭楚粤一个查杀。

“女巫药没用,现在又有预言家带队,我们肯定能赢。我只是一个闭眼玩家,老谷身份怪怪的,不过预言家有查杀的话还可以再留一轮,先走查杀,过。”肖战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全程闭眼玩家,啥也不知道,跟预言家老白走,出小粤。”陈泽希划了划水。

“白澍,你好好看看自己的牌,还想当预言家?我才是真正的预言家。凡凡怎么死的,你们为什么杀他,我都能猜出一二。今天白天走白澍这个假预言家,过。”赵磊有点急了。

两个预言家对跳,局面变得混乱起来,不知道究竟该听谁的。

“磊磊,你说你是预言家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你说你是预言家,可是验人呢?作为一个预言家最基本的验人你怎么没报呢?我站树苗,票粤粤,过。”夏之光从陈泽希的话里听出了白澍是悍跳的,于是帮着白澍脏真预言家。

“好了,发言结束,大家投票吧。我数三个数,指向你想投出局的人。3,2,1。”焉栩嘉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出好戏。

彭楚粤和赵磊投给白澍,其余所有人都投给彭楚粤,彭楚粤被票出局。

“请留遗言。”

“沈模东吸嘛,白澍就是狼,磊磊是真预言家,跟磊磊走,没问题。”彭楚粤翻起了经典粤式白眼,翻开自己的牌,“我要发动技能,带走白澍。”

“走呗。”白澍耸耸肩,一狼换一神,不亏。

“遗言结束,进入第二夜,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狼人请杀人”

谷嘉诚指了指赵磊,陈泽希想了想,摇摇头,指着自己。女巫药还没用,今天晚上绝对刀不死预言家,还不如自刀一把,骗骗解药,顺便获取女巫的信任。谷嘉诚看陈泽希执意坚持,只好同意了。

“狼人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焉栩嘉指了指陈泽希,“昨夜死的是他,是否使用解药?”

伍嘉成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是否使用毒药”(小科普,女巫一晚不能用两瓶药,所以只是象征性地问一下)
“女巫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
“预言家请验人”

赵磊想了想白天发生的一切,最后还是指了指白天帮助白澍掰票的夏之光。

“他的身份是这个”焉栩嘉依旧比出了好人的手势。

“预言家请闭眼。”

赵磊皱了皱眉头,闭上了眼睛。

“天亮了”
“昨夜平安夜,还是从老谷开始顺次发言。”

“现在局面很清晰,我是个民,磊磊和小伍是神。那今天就从泽希,光光和肖战中间出一个,不过我觉得光光也像是民,女巫可以报一下银水,过。”谷嘉诚丢出水包。

“老谷说的没错,昨天泽希是我救起来的银水,预言家看看今天是出光光还是战战。”伍嘉成缩小范围。

“你们不觉得老谷很有问题吗?第一天白天他说他是民,可是却直接就给凡凡扣上了自刀狼的帽子,一个全程闭眼玩家能有这么多信息吗?他肯定有身份,可神都确定了,那他不就是狼嘛。你们好好想想吧,过。”肖战又怒又急。

“战战,别装了,你就是只隐狼。照你说的话,子凡是民走的,你也是民,那我和光光是什么身份?这轮就票战战,晚上女巫开毒老谷,过。”陈泽希直接把矛头指向了肖战。

“听泽希的,这轮出战战,光光是我金水,今天晚上我死了明天就跟光光走,过。”赵磊提前交代了遗言。

“嗯…我也不用说什么了,就这样吧。”夏之光摊摊手。

“发言结束,3,2,1……所有人投给战战,战战出局,请留遗言。”

“我真的是民,绝对是老谷。”肖战无奈。

“遗言结束,进入第三夜,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狼人请杀人”

谷嘉诚和陈泽希毫不犹豫地指向赵磊。

“狼人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
“昨夜死的是他,是否使用解药”
“是否使用毒药”

伍嘉成直接指向谷嘉诚。

“女巫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
“预言家请验人”

赵磊沉思,过了一会儿指向陈泽希,当焉栩嘉做出狼人手势的时候,才恍然大悟。

“预言家请闭眼”
“天亮了,昨夜双死”
“赵磊,谷嘉诚请出局”

“泽希,你自爆算了,我是女巫,光光是金水,就剩你一个狼人了,还骗我药。”伍嘉成有点愤愤不平。

“略略略,我才不会让你动泽希呢。”夏之光吐吐舌头。

“光光你脑子没出问题吧,把泽希票出去我们就赢啦。”伍嘉成黑人问号。

“小伍,你搞错了,不是我们,是你和我。”夏之光用手环住陈泽希的脖子。

伍嘉成看看活泼的夏之光,和一脸宠溺没有丝毫紧张的陈泽希,恍然大悟:“你们…你们竟然是链子!”

“游戏结束,恭喜光光和泽希获得了最后的胜利。”焉栩嘉微微一笑。

“好啊泽希,你瞒爸爸瞒得好苦啊,脏链子都来。”白澍跟陈泽希撞了撞肩膀。

“乖儿子,看爸爸厉害不?你虽然继承了爸爸玩游戏的天赋,但跟爸爸比还是差一点。”陈泽希丝毫不让白澍占便宜。

夏之光突然站了起来,:“你们聊吧,我先回房间了。”不等人回答就跑掉了。

“夏之光,你屁股硬了是不是?树苗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就这样跑了?”彭楚粤插着腰喊道。而回答他的是关门的一声巨响。

“粤粤,都说了多少次了,是屁股痒了,翅膀硬了,你咋老改不过来呢?光光估计今天心情不好,让泽希哄哄就行,你就别说光光了。”白澍连忙拦下撸起袖子就朝夏之光房间门口走去的彭楚粤,“泽希,还不快去!”

陈泽希走到夏之光房间也是他自己的房间门口,边敲门边朝里面喊:“光光,光光,你不答应,哥就直接进来了哈。”

夏之光不回答,陈泽希没办法,直接推门而入。一进去就看见把头埋在枕头里的夏之光。

陈泽希轻轻把门关上,坐在床边,一下一下地拍着夏之光的背:“光光,怎么啦?哥是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那哥给你道歉好不好?”

夏之光猛地抬起头,眼睛和鼻子都红红的,脸上的泪痕还依稀可见:“你没错,你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有病,竟然会喜欢上自己的哥哥。泽希,我喜欢你,你可以拒绝我,可以觉得我恶心,但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陈泽希有些震惊,愣了愣,伸出手,却被夏之光一把推开:“泽希,我原本不想说的,我原本只是想和你做兄弟,可是今天我真的忍不住了。泽希,你喜欢树苗是不是?今天树苗回来以后,你就一直围在树苗身边,跟他聊天,都不理我了。我以为我能当好你的弟弟,可是我发现我真的没办法看你和别人亲密的样子。”

陈泽希看夏之光渐渐地沉入自己的世界,一下就把夏之光拉进自己的怀里,低头吻了上去。夏之光傻傻地愣在那里,直到快呼吸不了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推陈泽希。

陈泽希放开了夏之光,看他大口大口吸气的样子忍俊不禁:“我们家宝贝真可爱,接吻时连换气都不会。”

夏之光脸都羞红了,低下自己的小脑袋,又开始掉金豆子:“泽希,你…你不是喜欢树苗吗?干…干嘛亲我?”

陈泽希叹了口气,走近两步,把夏之光抱回怀里:“难怪粉丝们要叫你傻光,这个笨笨的样子我哪敢放你出门啊?万一被人骗走了,我上哪哭去呀?我为什么要喜欢白澍呢?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呀,我的之光。”

“真…真的吗?泽希,你不要骗我。”夏之光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啦,哥骗谁也不会骗你呀,难道要哥再吻你一次,你才相信哥喜欢的是你吗?”陈泽希很耐心地哄着夏之光。

“不…不用了泽希,我相信你。”夏之光又害羞了,“可是你不喜欢树苗,为什么天天都在跟树苗聊微信,今天还一直跟在树苗旁边?”

“今天是因为光光一直坐在子凡旁边,我吃醋啦,在跟老白商量对策呢。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第一晚就刀了子凡啊?”陈泽希觉得有些好笑,“我跟老白平常聊天都是在聊我家宝贝喜欢什么,今天怎么又不开心啦,我该怎么追我家宝贝啊之类的。”

“好啦泽希别说了,我们进来这么久他们在外面该着急了,我们出去吧。”夏之光边说边往门口走。

陈泽希却一把拉住夏之光,夏之光没有防备,跌进陈泽希的怀里。两个人一起坐在了床上。

“泽希,你干嘛?”夏之光挣扎着想要走。

“光光,你不出醋了,可我还吃呢。今天一直离子凡那么近,跟子凡玩,你要是不解释清楚,就别走了。”陈泽希轻轻地在夏之光耳朵边吹气,直到夏之光的耳朵红了,才放过他。

“还不是你一直围在树苗旁边,不让我至于无聊到找凡凡玩吗?”夏之光小声辩解。

门口突然一阵骚动,陈泽希把夏之光从他身上抱到床上,走过去把门拉开,外面八个人像叠罗汉一样摔了进来。

白澍第一个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衣服:“呀,这个门真脏啊,我们这么多人都擦不干净。”

陈泽希似笑非笑:“哟,都在呢,全都听到了?”

“泽希,跟我们没关系,都是白澍出的主意。”谷嘉诚连忙撇清关系。

“老谷,你竟然出卖我!泽希,我这不是担心光光出事嘛。再说了也没听到多少。”白澍声音越来越小。

“没听到多少是听到了多少?”陈泽希眼神非常犀利地看着白澍。

“也没多少,只是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全都听到了。”白澍小声嘀咕。

陈泽希的笑容越来越瘆人,他非常温柔地说道:“白澍,今天爸爸不杀了你,爸爸跟你姓!”

白澍和陈泽希在这小小的天地里大闹天宫。

“白澍,刚擦的桌子你别踩啊!”彭楚粤怒吼,随后抄起鸡毛掸子就去追杀白澍。

“泽希,我的画啊!我杀了你。”肖战捧着沾了陈泽希鞋印的画,非常心疼,也加入了战局。

“啊!我的游戏机!”
“我今天刚刷的鞋!”
“我的紫菜啊!”
“放开我的提纲!”

……………………

夏之光甜甜地笑了一下,很开心,直到他的小牛奶被踩爆前他都是这么想的。

【希光】非常喜欢你


第一次写文,文笔非常渣,自己都看不下去的那种
小短篇,勿上升真人





夏之光最近很不对劲

至少陈泽希是这么认为的

“战战,你有没有觉得光光最近不太正常?”

“光光最近正不正常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再不把铲子还给我,这锅菜可能就不太正常了。”肖战翻了一个粤式白眼。

“陈泽希!你在干沈模东吸?菜都快糊啦!”彭楚粤一把夺过陈泽希手里的铲子,让肖战抢救那一锅菜。

“来来来小粤,你有没有觉得光光最近不太正常?”陈泽希把彭楚粤拉出厨房。

“没有啊,光光最近挺好的啊。”彭楚粤一脸嫌弃地把手抽回来。

“队长,你仔细想想,光光最近真的没有哪里不对劲?”陈泽希还是不甘心。

彭楚粤摇摇头,“沈模东吸嘛,我要去乎面膜了。”

“老白,你有没有觉得光光最近不太正常?”陈泽希把白澍手里的书抽走。

“我看是你不太正常。”白澍把书夺了回来,用袖子擦了擦书的封面。

“不是啊老白,我真的觉得光光最近不太正常。别说处对象了,自打我跟他认识以来他就没这么不正常过。”陈泽希满面愁容。

“说来听听。”

“光光最爱赖床了,但现在只要闹钟一响,三秒内就窜起来了。平常他打游戏喊他吃饭都拉不动,现在我不管什么事只要一叫他,他就立刻关手机跑来找我,都不怕挂机被人家举报。还有昨天,我看见他在吃糖,顺口说了句别吃太多会蛀牙,他竟然立刻就把糖给吐了。你猜我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看见了什么,光光居然在拖地。天呐,我现在都怀疑他是不是外边有人了心怀愧疚才对我这么好。”

“听你这么说吧,光光最近是有点不对劲,但你也别瞎想,去问问光光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嘛。”白澍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陈泽希蹦了起来,“儿子谢了啊。”

“光光”陈泽希心里很矛盾。

“嗯,怎么啦泽希?”夏之光十分乖巧地应着。

“哦,我有点事想问,其实没啥事,不过又有点事……哎呀,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事了。”陈泽希自暴自弃。

“泽希,有什么事你就问吧。”

“就是光光啊,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有点不对劲?”陈泽希小心地组织语言。

“你终于问啦,我等这一天等好久啦。”夏之光偷笑。

“唉,我就知道,哥老了,光光不……”
“泽希!”
“啊?”
“无事献殷勤…”
“非奸即盗???”
“笨蛋泽希,是无事献殷勤,非常喜欢你啦!”

夏之光的一句话让之前的种种不合理表现变得合理起来。陈泽希心里的阴霾立刻被他的小太阳给消散了。

“泽希你干嘛不说话?”夏之光歪了歪他的小脑袋。

“之光”
“嗯?”
“我爱你”陈泽希低头吻住了夏之光

趴在门口偷听的三人表示没眼看

“战战,你饭做好了吗?”
“嗯,好了小粤。树苗,咱要现在去吃饭吗?”
“呵呵,不用了,我准备在淘宝上订几箱狗粮回来吃,以后这就是我的主食了。”

我只对你献殷勤

无事献殷勤,非常喜欢你